集体利益被侵害的法律思考

阅读量: 4,732
文章来源: 本站

集体利益被侵害的法律思考

4,732
本站

近期我们接到南宁市赢世佳商贸中心(前身为南宁市烟花炮竹厂)职工反映称,南宁市永新区政府将公司改名为南宁市旺州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旺州公司),并把南宁市烟花炮竹厂原97.08亩土地使用权变更登记在旺州公司的名下,严重侵占了集体利益。

事情经过

1995年6月12日永新区经贸局发起设立成立旺州公司,在公司章程,(甲方)南宁市永新经济贸易总公司法人黄某(现金出资100万元,占股83.3%)与(乙方)南宁市烟花炮竹厂厂长凌某(现金出资20万元,占股16.7%)作为出资股东一起合资开办旺州公司。

黄某1991年至1992年实为个人承包一年南宁市永新经济贸易总公司(不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因做生意亏本十几万元,于1992年退出该总公司,该公司公章同时交给张某,黄某对设立成立旺州公司并不知情。

在1995年6月12日,设立旺州公司过程中,委托证明(经贸总公司与炮竹厂2个股东出资组建旺州公司委托张某办理公司证明)、名称预先核准申请书、法人股东出资比例、公司股东(发起人)名单、旺州公司向南宁市工商局打报告公司主营:范围、公司章程、选举公司监事的决议、委托张某、麦某出任公司董事这些所有证明文件,都是假冒黄某签字、并盖南宁市永新经济贸易总公司公章。

1995年6月23日,永新区经贸局借用我们集体企业500平方米厂房办公《证明》及借用的120万元进行工商登记组建成立旺州公司,该公司设立第3天120万元注册资金被抽走。旺州公司成立后,经贸总公司、我们南宁市烟花炮竹厂一直没有任何投资货币、实物、转移财产权。

据原烟花爆竹厂职工说,他们在南宁市工商管理局旺州公司注册工商登记中发现南宁市永新区政府及有关部门领导干部担任旺州公司法定代表人有:张某(1995年5月3日至1998年11月13日),王某(1998年11月13日至2004年11月28日),李某(2004年11月28日至2007年3月20日) ,原西乡塘区统战部、区机关事务局局长林某(2007年3月20日至2009年8月18日)。

旺州公司获得97.08亩土地使用证后不断进行土地抵押、转让获利。

1997年4月23日,旺州公司将0401163土地使用证,土地面积26687.73亩平方米,进行抵押贷款,作担保抵押借给属于他管辖的南宁市新鑫经贸公司法人韦某人民币200万元,购柴油。

2001年3月9日王林一以旺州公司名义将0401163土地使用证,土地面积26687.73亩平方米,进行抵押贷款,作担保抵押借给柳某人民币120万元。

1997年3月28日,旺州公司与南宁市金三角木器加工厂签订了转让南宁市旺州工业园内土地833.3平方米,约1.25亩,每亩价格为25万元,计31.25万元

1998年6月4日与增典工程机械施工有限公司签订了转让南宁市旺州工业园内土地4600平方米,约6.9亩,每亩价格20万元,计138万元。

1999年6月23日,旺州公司与南宁市永丰日用化工经营部签订了转让南宁市旺州工业园内土地2664平方米,约4亩,每亩价格19万元,计76万元。

1999年7月19日,旺州公司与南宁电力设备厂签订了转让南宁市旺州工业园内土地13220平方米,20.03亩,每亩价格15.5万元,计310万元。

以上转让土地2000年8月1日南宁市永新区审计局,审计南宁市旺州工贸有限责任公司1996、1997、1998、1999年财务收支情况,未发现有555.25万元记录在旺州公司财务账目上。

2011年5月30日金瀚公司与旺州公司之间签订了针对拆迁我中心22300平方米建筑物及厂房内众多生产设备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旺州公司从金瀚公司获得现金补偿30791.452万元及9500平方米临街商铺。

2011年5月30日金瀚公司李联珠与旺州公司汪孝举双方公司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土地53.93亩,为①货币补偿;安置款总额共计295928443.18元(大写:贰亿玖仟伍佰玖拾贰玩捌仟肆佰肆拾叁元壹角捌分)。②实物补偿:回建9500平方米的一层沿街商铺。但是,北京北方恒美公司承认获得9500平方米的一层沿街商铺的补偿款,安置款2.9亿元、商铺的补偿款去向不明。

2011年5月30日旺州公司法人汪孝举,通过从金瀚公司获得南宁市烟花炮竹厂土地97.08亩及厂房拆迁补偿款于 2011年6月2日金瀚公司通过交通银行转账给旺州公司59185688.6元。

集体利益被侵害

东沟岭旧城改造扩宽马路时给的土地赔偿款42万元,以及拆迁炮竹厂饭堂、宿舍、厕所等拆迁赔偿款24万元使用去向不明;旺州公司财务帐没有记录。

2010年转让炮竹厂53.93亩土地拆迁款给北京恒美转让所得款5千多万元据查转账支票收款人是旺洲公司,但今旺洲公司已变为北京恒美,这5千多万元,不知在谁的账户。

2004年旺洲公司给梁某办理3本房产证,其中办给她的儿子马某2本房产证,得到拆迁补偿款700多万元;

与北京北方恒美投资有限公司把炮竹厂97.03亩土地转让达成交易,转让土地款近七亿元人民币,旺州公司财务帐目上无记录。

1995年5月至1998年11月期间,炮竹厂10多万元去向不明。

炮竹厂土地已评估过,评估价当时是每亩16万元评估材料去向不明。

2010年3月31日及4月6日的《企业股权转让协议书》(注:有个"书"字)基础上经过充分协商,现就赢世佳中心在旺州工州园内的部分厂房及办公用房进行拆迁安置补偿总价款210万元;该款去向不明。

2010年,北京北方恒美公司收购旺州公司股份总共支付了1千多万元。

我们在南宁市烟花炮竹厂改制时文件及签订的改制协议第五条明确看到“炮竹厂原来的土地使用权53.93亩和所有归属公司的财产即永久属于公司的全体员工集体所有,公司不能出让和变相出卖原炮竹厂53.93亩土地,各部门不得侵权干涉集体所有财产”的字样。

我国的《物权法》第六十三条“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或者其负责人作出的决定侵害集体成员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集体成员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该条在《物权法》章节架构中属于第二编所有权中的集体所有权部分,这就在立法的层面对侵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的性质做了明确规定,即物权纠纷中的所有权纠纷。

从法理上看,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以集体财产所有权为基础,集体财产所有权为我国宪法所确立的公有制两种表现形式之一。

针对事件进展,我们将持续跟踪。(方岩)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