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萧山一破产案2.52亿元资金无账可查去向成谜

阅读量: 6,195
文章来源: 本站

杭州萧山一破产案2.52亿元资金无账可查去向成谜

6,195
本站

5月10日,我们的一篇题为《一份“早产”了15个月的限制消费令》的文章,引发了网友的广泛关注。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萧山法院)“早产”了15个月的《限制消费令》被作为刑事案件的判决依据,让陈某祥案众多受害人难以接受。法院《限制消费令》“早产”15个月,受法院指定的破产管理人委托的审计师事务所又“审计”出“2.52亿无账可查”的资金“亏损”。为此,我们进行了深入的调查。

据受害人黄某某介绍,“2018年 12 月 29 日我们来到陈某祥为法定代表人的杭州水祥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祥养殖)、浙江水祥水产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祥食品)破产管理人骆某某(破产现场负责人)处,骆某某告诉我们:陈某祥的两家公司的审计报告已写好,是我写的。不过,我要告诉你们,水祥养殖有 1.62亿元资金不知去向,无账可查;水祥食品有0.9亿元资金不知去向,无账可查。我们问:你对这2.52 亿元资金不知去向、无账可查,在审计报告中有没有真实体现呢?骆某某说:该2.52亿元资金在审计报告中被列为亏损,但这个亏损是无任何账目可以证明的,也没有亏损明细,因为陈水祥这两家公司,2004年至2012年的账册都没有上交,就是2012年之后的公司账册也不全,账目十分混乱。我们问:这些情况你们向萧山法院汇报过吗?骆某某答:都汇报过,法院都知道,法院说就按现有的账册资料做个审计报告就可以了。我是今年8月份(2018年)来接收这项工作的,没有账册、凭证叫哪家审计事务所来审计也就这样,只有公安才能查清真实情况。我们问:那你们为什么不移交公安侦查,这样的审计报告能做破产吗?骆某某表示:我们只是按法院的要求做出审计报告,能不能破产,要由萧山法院去决定。”

浙江至诚会计事务所两份审计报告

“萧山法院其实无论审计结果如何,都要为陈某祥的两家公司做破产。依据这样一个不真实、不合法的《审计报告》,萧山法院于2019 年 1月 2 日在网上向社会宣布两家公司破产公告。在该两家公司法人代表陈某祥涉及犯罪被逮捕后,萧山法院负责破产的金融庭庭长施某建说:我们对陈某祥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的破产没有停止过,我们还是要做破产的。因此,法院至今没有撒回破产公告。”被害人黄某某说。

据调查,在陈某祥的两家公司于2017年4月17日进入法院破产程序时,黄某某于5月27日向法院和破产管理人反映,陈某祥为逃避债务将原陈某祥为法人代表的饲料公司更名为杭州翔马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并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公司财产违法转让给其亲大哥陈某法。“萧山法院和破产管理人不但没有去查实、纠正、追回上千万元的财产,还错误认定陈某法为翔马公司的所有权人,并以陈某法为法人代表做了单独破产(见法院破产决定书和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资料)。2019年6月15日,萧山区公安分局(以下简称:萧山分局)办案警官告诉我:现已查实翔马公司财产是陈某祥的,陈某祥、陈某法兄弟俩都承认,并做了笔录签了字。现萧山法院说那就把翔马公司财产追回,与陈某祥原来在做破产的两家公司一并破产。那么,请问原来做出错误认定和破产决定就不要问职追责吗?”黄某某表示不认同该做法。

被害人黄某某回忆,2020年3月3日,萧山分局办案民警给我做笔录时,我问2.52亿资金去向侦查情况,该办案民警章某辰告知:对萧山法院移送我分局的陈水祥四项刑事犯罪嫌疑:1、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集资诈编罪;2、职务侵占罪;3、隐匿账册罪;4、逃税罪。萧山分局只对其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其余三项不予立案,理由是证据不足。对2.52 亿元骗贷、借贷资金去向问题,说无法查清。

“审计结果两家公司有 2.52 亿元资金不知去向,如何做破产?显然,这对107个债权人并不公平。”被害人的代理律师表示。

黄某某称:“我们向公安举报反映陈水祥公司在破产中伪造、申报拖欠职工工资 429.2 万元(仅凭陈水祥公司提供的职工工资单就认定为拖欠工资),编造各种假账、转移资产,将翔马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其哥哥陈某法来转移财产,逃避债务,却没有立案侦查,说劳动工资由区劳动仲裁去处理。对萧山分局这样的答复,我们债权人心情无法平静。”

随后,黄某某向浙江省财政厅举报浙江至诚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诚所),举报至诚所出具的《关于浙江水祥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财产清查的专项审计报告》(浙至会专审(2018)第1014号)和《关于浙江水祥水产食品有限公司财产清查的专项审计报告》(浙至会专审(2018)第1015号)为不实。

我们了解到,针对黄某某的实名举报,浙江省财政厅专门出具了【浙财函(2021)73号】文,作为回复:第一条:经调查,发现至诚所出具的两份专项审计报告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开展相关审计时存在审计范围受限情况,但审计报告未充分披露:二是在审计报告中列报的资产和负债、主要依据为相关企业破产管理人确认的清算价值,但未作详细披露,对上述问题我厅将根据《会计师事务所执业许可和监督管理办法》第六十条第七项的规定,依据第六十七条第二款、对至诚所进行监管约谈;第二条:举报的其他问题因不属于我厅职责范围,建议你们向司法机关等部门反映。

浙江省财政厅回复函

至此,黄某某等107位债权人2.52亿元资金的去向成为死线,无法推进。

“萧山法院于2021年2月26日(3月22日我们收到),在没有完成陈某祥案件证据侦查,尚不能构成完整证据链,2.52亿元资金去向不明,受害人权益严重受损的情况下,草草结案,出具了一份重罪轻判、漏洞百出的刑事判决书【(2020)浙0109刑初617号】。该份判决书完全是帮陈某祥以罪掩债,蒙混过关,且在罪责方面做了淡化处理。”黄某某表示。

知情人透露,“再做一个清算报告,无论如何难以自园其说,做不出一个所谓债务构成分析。进入到法院破产程序的陈某祥的两家公司,2004年注册至2012年的帐册、凭证、会计报表还是没有;2.52亿元资金不知去向,写入亏损还是没有明细,还是没有帐册、凭证、会计报表等可证明是亏损,无法证明公司是资不抵债,所以法院也是无法做出破产裁定。”

调查中,萧山区围垦水产养殖同行认为,陈某祥经营的是一家家族式黑鱼养殖配套企业(黑鱼苗繁育、养殖、饲料加工),如果有一个亿的负债都是天方夜谭,不可思议。

我们了解到,破产管理人于2018年11月30曰向债权人发出了陈水祥的两家公司债权审查公示,其中向银行贷款、担保及向公众集资和拖欠货款予以确认;2019年3月21日向债权人发出了破产财产第一次分配方案,债权人只有1%的债款偿还资金,此后并没有召开过任何形式的债权人会议。债权人疑惑,99%资金去哪里了?如果是亏损那应该给我们一个明白,我们认为资金都被陈某祥、吕某芬夫妇转移隐藏了,两家公司审计结果并不应该是资不抵债。

2021年1月6日破产管理人主动与受害人黄某某沟通时会谈记录中明确,他们在财产调查中认为两家破产企业资债不匹配。对陈某祥虚假破产的犯罪,管理人表示,在收集整理相关证据后,于2019年2月2日已向萧山分局提交刑事报案书。

受害人张丽(化名)表示,“萧山法院在2018年根据当时破产管理人做出的审计报告(存在重大问题),现在要调整,要重新做清算报告,以原审计报告为依据宣布破产的公告应予撤销。时间过去两年多了,我们50%以上的债权人都反对破产财产分配方案,并一致要求追查2.52亿元资金去向。而且,我们还要调查是谁在操纵陈某祥三家公司的破产,只有找到那个限制审计范围的黑手,一切将会真相大白。”(梁焱)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