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黑林镇一种植专业合作社倒闭谁之过?

阅读量: 6,403
文章来源: 本站

吉林省榆树市黑林镇一种植专业合作社倒闭谁之过?

6,403
本站

吉林省榆树市黑林镇东太平村为响应黑林镇政府的号召,以民间借贷的方式筹集资金成立了榆树市黑林镇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建设了23栋蔬菜大棚。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成立田园合作社不仅没让他们发家致富,还让他们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

据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法定代表人谢显林介绍,2011年初,吉林省榆树市黑林镇政府落实上级要求在当地建立阳光温室蔬菜园区的文件精神,多次召开村级动员大会,传达上级政府的扶持政策和优惠奖惩办法说,由市政府协调建设资金的70%为银行贷款,按园区建设资金20%比例给予财政补贴,同时负责园区内水、电、路设施配套款。镇政府党委会并研究决定,不建园区的村罚款5000元,建设园区的村奖励10万元。

东太平村积极响应号召,成立了合作社,建蔬菜园区。合作社按照省农委园艺特产局提供的《日常温室建造设计》标准、质量和价格指导,建设蔬菜大棚23栋,后经省农委验收合格大棚面积为117亩(78000平方米)。镇政府为合作社协助办理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企业代码证等证照,在建行开立了账户。2011年11月份,合作社建设的蔬菜大棚通过了省、市农委验收,2011年末给补贴款100万元,后经多次催要,2018年5月末又给补贴款331920元。

2012年4月9日黑林镇政府党委会研究决定,东太平村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水、电、路工程项目共三项工程,总造价1150657元,由承包单位榆树市水利开发公司完成。后因该公司呈报投标预算价为140多万元,最终没能达成一致,没有签订施工合同。此项工程由合作社自己完成,政府答应工程款给合作社,后来只给了718080元,尚欠432577元。

2011年4月,合作社自筹资金和民间借贷(月利2分)500万元,开工建设园区。2011年6、7月建设一半时,要求政府履行承诺给付贷款资金,镇政府说8月下来,让自己垫付,无奈又高利筹集了500多万元。本想着用黑林镇政府承诺协调的建设资金70%银行贷款,去替换高息民间借贷,而银行的贷款却迟迟没有到位。按省验收标准大棚建设资金为16692000元,田园合作社实际高息借贷1000万元,利息差自2011年7月至2018年7月计7年,合计达7770000元。合作社在民间高息贷款的重负下,于2014年倒闭。

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法定代表人谢显林为了维护田园合作社的合法权益,于2018年7月向吉林省榆树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裁定:驳回原告榆树市黑林镇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起诉。他又于2019年4月,向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终中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由于谢显林不服中院的裁定,于2019年8月,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终高院裁定:驳回榆树市黑林镇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再审申请。如不服本裁定,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向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我们于2021年4月–5月两次到实地了解情况,谢显林提供证据有,1.榆树市黑林镇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营业执照(复印件);2.吉林省财政厅吉财办函[2018]619号《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3.张守军、肖景林、吕佳满签字的《关于黑林镇东太平村建设蔬菜园区有关情况的说明》;4.黑林镇各村支部书记或村委会主任签名的《证实材料》;5.榆树市黑林镇党委会会议记录三份(2011年4月18日、2012年4月9日、2012年12月31日);6.黑林镇政府纪委工作组于2018年2月28日《调账说明》及明细账两份;7.付款单三张(2011年11月25日一张,2011年12月30日二张);8.江苏大洲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结算单》;9.《日光温室建造设计》(吉林省园艺特产局、吉林省园艺特产管理站编制);10.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

从谢显林提供的文件可以看出,吉林省财政厅文件:吉财农指【2011】1510号从政府上报的验收结果向黑林镇东太平村下拨补贴资金。

当时我们将了解的情况向榆树市委宣传部反馈,宣传部的负责人说让镇政府汇报情况,之后我们多次联系宣传部,得到的答复是此事前期已经走法律程序,已有定论。

我们在已经生效的吉林省榆树市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上看到:被告黑林政府按照榆树市人民政府发展棚膜经济建设北方蔬菜基地的会议精神,于2011年春召开各村动员大会,以村为单位建设蔬菜园区,优惠政策有市、乡(镇)政府帮助建设园区的部门协调建设资金70%的银行贷款,按园区建设资金的20%给予补贴,同时负责园区内水、电、路的设施配套款。黑林镇东太平村响应号召成立了榆树市黑林镇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自筹资金建设23栋蔬菜大棚,2011年11月份,该蔬菜园区经省、市农委组织验收,该园区内的水、电、路等配套设施均已完成,蔬菜园区投入正常使用。至2012年末,上级为原告蔬菜园区先后拨入资金205万元到被告单位账户,该款陆续支付给原告。原告后因资金等问题,无法继续经营。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是对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而行政机关依据有关政策作出的行为,人民法院无权予以审查,故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从原告田园合作社提供的证据材料可知,原告田园合作社建设的蔬菜园区于2011年11月已被上级验收,直到2018年7月提起本案诉讼,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据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榆树市黑林镇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的起诉。

从这可以看出,法院审理的是按照行政行为审理,并且此案榆树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我们另从榆树市委市政府关于谢显林信访事项的处理意见书看到:调查处理情况

一、关于榆树市政府协调贷款问题

黑林镇党委会议2011 年4 月18 日记录表明,当时市政府承诺是帮助建设蔬菜园区协调贷款,月息7.4% ,年息8.9% ,并不是大棚蔬菜贷款无偿使用贷款资金,要求建立5%互助储金池等一系列相关手续,由于担保条件不足等原因,全市2011 年度之后该项贷款均未协调成功,全部取消。

二、关于国家补贴资金问题

2011 年5 月份,黑林镇东太平村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利用上级资金建蔬菜大棚园区,到2012 年末,上级共拨入资金205 万元,具体明细如下:

2012 年1 月13 日拨入640,000 元。

2012 年10 月16 日拨入800,000 元。

2012 年12 月20 日拨入360,000 元。

2012 年12 月20 日拨入250,000 元。

合计: 2,050,000 元。

到2012年末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共支取资金1, 933,080 元,具体支取明细如下:

2011 年5 月30 日支款100,000 元(大棚安电),

2011 年11 月25 日支款656,080 元(政府配套),

2011 年12 月20 日支款1,000,000 元(大棚补助),

2012 年12 月30 日支款55,000 元(支存款),

2012 年12 月30 日支款60,000 元(土地补偿),

2012 年1 月16 日支款62,000 元(打机井款〉

账面余额116,920 元。

2017 年4 月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谢显林因建大棚拨款支出与镇里发生纠纷,因现任领导不了解情况,所以谢显林几次与黑林镇时任党委书记张守军和镇长肖景林研究确认,建大棚时安电款100,000 元和建大棚土地补偿款60,000 元,应由镇里用“一事一议”款负责解决,另外支存款55,000元经过与村上账目核对应该文村级存款,不应在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拨款科目中列支。所以到2017 年末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账面存款应为116,920 元、100,000 元、60,000 元、55,000 元四笔,合计为331,920 元。

榆树市委市政府对该信访案件高度重视,成立了由榆树市纪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针对上访人谢显林提出的问题,进行细致调查,同意黑林镇政府对该园区的账面存款给予支付,他的其它诉求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综上情况,田园种植专业合作社账面存款331,920 元,由黑林镇政府一次性支付给谢显林,对于谢显林的其它诉求,建议其通过司法程序解决。

“此事政府要求通过法律解决,可法院说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受理范围,那么政府侵占我们的财政补贴款就不给我们了吗?承诺的优惠政策不落实,给我们老百姓造成的损失就没有人管了吗?”谢显林无奈地说。

针对事件的进展,我们将予以关注。(高牧)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