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南岗区一村支书不当获利千万惹争议

阅读量: 3,104
文章来源: 本站

哈尔滨南岗区一村支书不当获利千万惹争议

3,104
本站

近期,一些关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王岗镇卫星村党支部书记兼村长侯英立租用村民基本农田堆放垃圾、将基本农田“变性”为一般耕地和荒弃地、又让堆满垃圾的农田变成林地获取惊人利益的舆情以不同形式在网上流传。

以建蔬菜大棚为名租  揽收建筑垃圾

据村民介绍,侯英立50岁出头样子,文化程度不高,交际能力强,属于脑筋比较活络的那一类人,2005年之前,其主要在村里做仓卖,并做点零散工程养家糊口,2005年村委会选举,当选村委会主任。“两年后换届选举,侯英立又当选为村支书,成了名副其实的一把手了。”村民陈钦(化名)说。

村民张立强(化名)告诉我们:“侯英立上任开始期间,倒也能跟村民和平共处,相安无事。2011年年底,侯英立以村委会建蔬菜大棚,搞哈尔滨菜篮子工程,帮助老百姓共同富裕为名,租用了村民300余亩基本农田。2012年的1月1日,侯英立以村委会名义跟34家农户签订租地协议,承诺建蔬菜大棚。协议签订以后,未见侯英立建什么大棚,300余亩基本农田撂荒两年。2014年春,侯英立开始以每车80元的价格收建筑垃圾,堆放在这300余亩的基本农田上,致使300余亩基本农田被垃圾淹没,大概盈利有400万余元。这其中还不包括售卖出去的垃圾收入。”

村民事后得知,这300多亩基本农田在哈尔滨市的规划中,属于四环的出口处,早已有了具体的规划,只是信息不对称,让侯英立抢得了先机,将政府征地的相关补偿收入囊中。

突击栽树获补偿款数千万元

2017年5月初,公路要占此地修路即将开工,侯英立雇佣大量劳力一夜之间将这片300多亩的土地全部栽上了柏树。

“2017年5月初,侯英立一夜之间将租我们村民的300多亩基本农田堆放的垃圾覆盖土壤栽上了柏树,并顺利通过镇政府预征地。我们经了解得知,这块地是镇政府预征地,经过这么一番操作,侯英立获得了近千万元的地上物补偿款。让我们村民不明白的是,侯英立说好这片地是村委会租来搞蔬菜大棚的,什么时候成了他个人的基地了?”陈钦说。

村民反映,2019年7月,京抚公路开始征收这片土地,拥有该片土地使用权的34家农民这才知道,2017年镇政府预征地时,已由村委会领导举牌出售这片土地的使用权。此时,村民们已经无力回天。村民去村里找侯英立讨说法,村长侯英立则说,“这是他自己掏腰包700万元栽的树,所以这地上物补偿款就该自己所得。”

让村民不解的是,为什么此次征地树都征了土地却不征?

“侯英立为逃避上级执法部门的调查,将补偿款分别转到部分跟自己关系亲密的村民账户上,这样可以查了‘出处’。侯英立不仅违法将300多亩基本农田改为垃圾堆放场用以获利400多万元,还突击栽树,获得政府地上物补偿金近4000万元。另外,候英立还非法侵占村民自有耕地。卫星村村民李若顺家自有耕地4.28亩(属于基本农田),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侯英立用铲车将其自有耕地夷为平地后卸满了黄土和建筑垃圾,之后在建筑垃圾堆上栽树打井。自2012年秋天至今,农田无法耕种,颗粒无收。”村民李立仁(化名)表示。

村民张立强补充说,300多亩基本农田经侯英立这么一番折腾,马上就变性成一般耕地和荒废地了,但是如果没有相关部门的密切“配合”,这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

村民李立仁表示:“我们这里是二类用地,而我们邻村的三类用地补偿却比我们高很多,其直接原因就是侯英立借地上栽了树就拿走4000多万的补偿。因为这块地的补偿总额是1亿元,地上物就被侯英立超高额拿走4000余万元,我们土地的补偿自然而然就变低了。我们被征收土地的补偿标准,远远低于省政府文件规定的补偿标准,难道这不是侯英立一手制造的?”

目前卫星村已陷入矛盾爆发期,急需相关权威部门出面在法律框架内尽快化解,否则后果难以预见。(施牧岩)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