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魂流韵|安建功

阅读量: 19,627
文章来源: 河南科技报

荷魂流韵|安建功

19,627
河南科技报

荷者,莲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隽秀傲骨,折腰无数名人雅士。

德馨者,铁荷画派创始人刘德功也。夏来,翡翠之池,婷婷婀娜,谛听,静思,洗尽铅华素心无尘;秋去,残菏叶染,风骨依旧,凝珠,挥毫,历经风霜本真如初。

一生画荷,让他铁心柔肠 ,绽放的生命里充盈着仁者爱人的思想;一生爱莲,让他胸怀悲悯,骨子里都浸透着人性的温润与慈悲。

——写在前面

荷魂流韵|安建功

荷 风 

喜爱是做好一件事情的先决条件。刘德功最早结识荷,源自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文中诗一样的语言惊艳华丽,画一般的场景唯美灵动,徜徉其中,让他如饮甘霖,如沐春风。而真正让他对荷肃然起敬的文章,便是周敦颐的《爱莲说》。这篇短短150字的文章,却字字如钉,句句如钩,给他的心灵带来空前的震撼和洗礼。由此也让他下定决心:任世间百媚千红,只对荷情有独钟,此生也只做像荷一样的人。

第一次见到荷,刘德功便被它仙风道骨般的外貌所感染,更为它卓而不凡的气质所打动。在他眼中,荷,仿佛就是一位冰清玉洁、魅力四射的绝美女子立于面前,这让他瞬间就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和无法名状的感动,它的灵秀与纯洁,它的正直与独立,不正是他苦苦追寻的人间大美吗?

从此,对荷的痴情与专注,几乎贯穿于刘德功全部的创作经历。一生只爱一样东西,只打一眼“深井”的信念,让他在四十多年的时间里,不厌其烦、孜孜不倦地将荷的圣洁嵌入他丰富的精神世界中,这种天人合一,融会贯通的美学理念,为他插上了想象的翅膀。他甚至可以通过丰富的想象和自己的主观意念,游刃有余地将荷这一载体无限地拓展。正如他本人所言,既然可以把白云看作雪山,那么我们也可以将荷视为雪莲,在荷与天空之中流动的,是空气和空无,是心灵的净土,也是自由之境。

内心纯净才能收放自如,德艺双馨方可表里如一。在他的作品中,荷的表现形式虽形态各异,气象万千,但均带有他个人的鲜明印记,这已成为他独有的、与众不同的身份标识和艺术风格。

荷   骨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 画龙画虎难画骨”,而刘德功却活生生把荷的风骨画到了骨子里,画进生命里,融入血液中。莲的气度、莲的风节,让他定格了自己洁身自好的理想人格和刚直不阿的精神追求。

打开刘德功的荣誉册,上百项荣誉中四个国家级荣誉格外引人瞩目:1997年,他成功入选二十世纪末中国画百杰人物;1999年,他荣获全国三百家金奖(全国仅三名获金奖),9月,荣获建国50周年“中国百名德艺双馨文艺家”(河南两人,全国美术界十人),同时被人事部评为“中国画杰出人才”,2005年8月,应邀为北戴河国务院领导同志办公大楼创作书画作品。之后,其作品《荷魂》长期悬挂于国务院办公厅。

这四项荣誉每项的获得都是震惊河南画坛的大事件。业内人士都明白,能同时获得四项荣誉,也是建国以来河南省绝无仅有的第一人。为此,2019年“五一”前夕,他又被河南省人民政府授予“河南省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刘德功,一个普通的煤矿工人,何以取得如何骄人的成绩?为了解开这个谜团,我们又一次走进了他的生活与艺术天地。

要想成功,自己先疯。画家们写生讲究游历名山大川,汲取大自然的精华与灵气。可煤矿工人出身的刘德功囊中羞涩,一没有时间二没资金。平时喜欢画荷的他,只能像地下党一样,悄无声息地溜到离家不远的一片小池塘写生。他在这个仅仅几十平方米的小池塘画荷长达6年之久,每天都是朝迎启明,晚伴北斗。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都雷打不动。

在这个几十平方的狭小空间里,荷从萌生到枯萎,每个小芽,每片绿叶,每次风吹草动,每季花开花谢,都尽收于他的眼帘。走进他的画卷,一开始,最令他困惑的是,无论自己怎么用心,都无法画出荷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风骨;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高雅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尊贵,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一则故事:“明时御窑,上命造鲜红瓷器,烧之屡不成,限期迫,窑工惧受谴,忧甚。偶归家,心兹不悦。其女深得其状,翌日,伪作探父者,竦身入窑,遽以身殉,窑门开,全器成,责石由色殷然,精莹时甚,非人力所能致。”

这个故事让他灵光乍现,窑工女儿以身殉瓷的故事,不正是要告诫他,要想把荷的风骨画出来,就必须把自己做人做事的风骨、坚韧顽强的毅力、博大宽广的胸怀,天人合一般地融入其中,进而实现自己画荷风格的“窑变”,让其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有什么样的人格就会有什么样的画风。从此,他观其行,学其风,时时以荷的精神要求自己,激励自己。还为自己定下“不媚不妒,不攀不附,不卑不亢,不骄不躁”16字做人做画原则,以便更快地让自己真正天一无缝地融入到他视作生命的绘画艺术中。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厚重的积累与沉淀,终于为他的绘画艺术带来了久违的升华与喷薄。

荷魂流韵|安建功

荷  魂

精神永存乃为魂,《论衡》中曰:魂者,精气神也。是他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大爱无疆;是他“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的博大胸怀;是他仁者爱人的做人信条,“窑变”为刘德功独具风格、睥睨世俗的荷风精神,此乃做人做事的最高境界。

他的《荷魂》在国务院办公厅悬挂后,迎来了他事业的鼎盛时期,他的画一时间“洛阳纸贵”。在河南各个地市的古玩店和字画市场,到处都有出售刘德功字画的赝品。

在省城郑州,他的工笔画炒到了惊人的天价。2002年12月,在山东济南机场,刘德功的脚刚踩到地面,电话铃声就响了。一个财大气粗的南方商人得知刘德功的到来,为得到他的亲笔画,又担心留不住他,只好在电话中声称要拿出50万元,耽搁刘德功一天的时间为他作画。刘德功轻描淡写地说:“对不起,我已经答应为一家美术学院授课,莫说一天,就是一分钟也不能耽搁。莫说50万元,就是给一亿也不能丢了信誉。”这位商人反而被刘德功的人格魅力深深折服,又专程坐飞机追到刘德功授课的城市。看到风尘仆仆来者,刘德功以为对方前来兴师问罪,便微笑着起身致歉。没想到这位商人上前紧紧握着刘德功的手,一个劲地盛赞刘德功的人品。最终丢下120万元的银行卡,风卷残云般地带走了刘德功随身携带的所有的画作……

2006年,中国收藏品市场迎来了又一个繁荣时期。43岁便功成名就的刘德功,在许多人看来,大把捞金的绝佳时机到了!按照他的身价,一年挣上千万元应该不是什么难题!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刘德功却毅然决然地谢绝了一切商业活动,闭门开始了一项宏伟工程:他要用自己人生最为重要的黄金十年,工笔作画100米,创造古往今来画家工笔画荷的奇迹,亲手为自己创立的铁荷画派树碑立传!

他的这一举动让亲朋好友很是费解,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树碑立传什么时间不行?非要错过自己的黄金年龄?非要错过这个日进斗金的挣钱机会?

面对亲人困惑的眼神,刘德功平心静气地说:“在这个画派,有我这样画功的画家,恐怕已经没有这样的精力与体力;有这样体力与精力的画家,也很难达到我现在的画功。重要的是几十年来,我对荷的理解与领悟,已经达到了入木三分的程度。一个人活在世上就短短的几十年的光景,比挣钱更为重要的事情还很多很多。我认为,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够花就行。最为重要的是,人活着不能光为自己着想,还要对社会、对国家胸怀一种责任,一种担当,一种使命!”

2019年7月1日,是党的98岁生日。已年近花甲、全身多处劳损、颈椎腰椎严重钙化的刘德功,长时间凝神驻足在自己用十年心血,铸就的百米荷魂长卷前,久久不能释怀。

当问及他此刻的心情,刘德功泪眼婆娑,几近哽咽:“心若在,梦就在!这幅百米长卷太长太宽了,前几年我都是站在梯子上画的,后来,由于腰肌劳损严重,我只能坐在小木凳上画,再后来,由于骨质钙化严重,我只能趴在地板上画。为了赶在共和国七十岁生日前完成这项宏大工程,到最后,我都是每天吃着止疼片爬着完成的……十年来,我没不睡过一个囫囵觉,几乎搭上了自己的半条性命。现在想来,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付出还是值得的,因为,我人生最为辉煌的十年与祖国同在,相信这幅百米荷魂长卷,也一定会与亿万华夏儿女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同在!”

说得多好呀!正如书画家、文艺评论家严学章先生在《百米铁荷入梦来》中说的那样:“铁荷精神的实质是一种坚韧不拔的进取精神,咬定铁荷不放松,不达目不罢休的顽强精神。它一铁百米,一铁到底。如果说,在铁荷画派提出的前十年的由‘魂’到‘铁’,是刘德功画荷作品的一次美学定位,那么,这后十年,由铁荷画派到铁荷精神,则是铁荷画派的一种精神升华。由荷魂到铁荷,由铁荷画派到铁荷精神,由单幅创作到百米长卷,既是艺术创造的递进,又是学术思想的生发,更是人生境界的提升。因为,画画,本质上是画人。铁荷长卷的长度,本质上是人生的高度。铁荷作品的‘铁度’,本质上是人生修为的厚度。”

刘德功是中国铁荷第一人,和他的前辈齐白石、张大千一样,他必将成为一派掌门,一代宗师。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