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九林:环境就是资源 数据成就发展

阅读量: 4,693
文章来源: 河南科技报

孙九林:环境就是资源 数据成就发展

4,693
河南科技报

中国工程院院士孙九林。(资料图片)


孙九林在2019大数据智能与知识服务高端论坛上做《信息化与大数据》主旨报告。(资料图片)


孙九林在山西师范大学报告厅致辞。(资料图片)


孙九林在香港中文大学讲学。(资料图片)

孙九林曾任中国科学院自然资源综合考察委员会副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现为河南大学环境与规划学院名誉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创新基地研究员,2001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农业与资源环境信息工程专家。兼任世界数据中心中国可再生资源与环境学科中心主任,国际科联世界数据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国自然资源学会常务理事,中科院科学数据库及信息系统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地理信息系统协会理事,资源科学杂志编委等职。

孙九林是农业与资源环境信息工程学术带头人之一,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主持完成多项国家级攻关项目并解决一系列关键技术,在取得的15项重大成果中,有11项获省部级以上奖励,其中4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出版专著11部,论文80余篇。

由孙九林领衔的“国家地球系统科学数据共享平台”是首批经科技部、财政部认定的23家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之一。在他的带领下,该平台获得2014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入选国家“十一五”重大科技成就展和“十二五”科技创新成就展。此外,他领衔攻关的遥感估产系统等四项成果也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6年,在中国大数据与人工智能院士论坛上,孙九林提出,要从源头保障农产品安全,就需要将全国几十万家农资终端门店构成一个网络,将种子、化肥、农药“业务流”数据化,使国家的农业投入品流通有据可循,为国家决策调控提供可靠数据支持,从而逐步实现农药、化肥使用量零增长的目标。

搞科学研究要有兴趣

孙九林儿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他说:“升初中考试前的两个月,我晚上在蚊帐里点上煤油灯复习功课,视力严重下降,几次验兵都因视力问题被刷了下来。要是当时进入部队,现在应该是另一种人生。”虽然没能实现保家卫国的梦想,孙九林却以科学报国,成为数据科研领域开疆拓土的“将军”。如今,孙九林仍活跃在科研一线,还经常一个人拎着包坐火车出差。

1959年,孙九林考入西安交通大学电机工程系,大学五年间,他被多次派往发电厂等地实习。将理论知识直接运用到实践的学习方法让孙九林受用终身。

1964年,孙九林大学毕业进入中国科学院综合考察委员会动能研究室。“搞科学研究要有兴趣,不能强求”。时任研究室副主任的黄志杰先生的这句话,让孙九林至今难忘。现在,孙九林每年都会指导四五个博士生,这也成为他的教学准则。

1969年年底,孙九林等到了第一个项目建设。他随单位到湖北省潜江县中科院“五七干校”,其间被派遣主持潜江县引进国家高压电网电源工程。在安装变电站控制系统时,孙九林遇到了棘手的问题,因为在学校只学过原理图,施工工程图过于复杂,一时无法下手。

县里领导知道后,决定请专业安装队来完成。考虑到电网以后的运行和管理维护,孙九林认为有必要带出一支技术维修队伍,他主动承担起这项工作。

县里投入了100多万元,整个工程已经干了两年多,如果控制系统一个线头接错,通电后整个电网都会烧毁。孙九林回忆说,当时压力非常大,他吃住在工地,用了三个月时间,通过施工图反推到原理图,反复推演,最终圆满完成控制系统的安装,并成功为当地留下了一支维修队伍。

通电运行一年后,省里评比,这一工程获得质量和安全运行全省一等奖。这是孙九林从事的与大学专业相关的第一个工程,也是最后一个工程,虽然工作后科研方向几经改变,但大学的学习以及这一项目打下的基础让他获益匪浅。

以国家需要为科研导向

“还在五七干校的时候,很多同事通过各种途径离开,走向新的工作岗位,我哥哥也在洛阳帮我找到了工作。但我感觉国家要发展,肯定需要科学研究,还是会需要人才的,我就没有离开。”孙九林回忆说。

1972年,孙九林从“五七干校”来到中科院地理研究所,所里安排他参加地图自动化项目,为绘图机、扫描机等设备制作电源,将几百伏的交流电通过整流、降压变成只有几伏或十几伏的直流电源,这对学强电专业的孙九林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任务来了,大家都不大懂,怎么办?我总感觉这是国家的需要,就得做。”正是在“国家需要”的引导下,孙九林开展了众多开创性的研发工作。

在制作电源设备期间,孙九林接触到了地理研究所从国外引进的计算机,学习了计算机本身的硬件系统架构、软件、代码等,这为引导他进入数据科研新领域打下了基础。

1980年,正值国家开展国土规划,希望用计算机管理大量资料、数据、文档,这个任务落到了孙九林头上。孙九林带领团队花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进行调研,提出建立我国国土资源数据库的总体方案,并选择西南三省一市做试点。

1985年,我国第一个国土资源数据库建成,试点经验向全国推广,孙九林也成了国土信息系统的知名专家。

“我总是有这么一个理念,做事情,如果都拿你懂的来做,那没多大意义。就应该做一些不太懂,但是有把握能做的。数据库、信息系统,都是从不懂做起来的。”孙九林说,20世纪90年代做遥感估产项目,他也不懂,但国家有需要他就一定要做。

孙九林说:“现在遥感估产系统在国际贸易上起到的作用很大,美国一直在做全球的估产,比如预估中国大豆的产量,预测今年我国是需要进口还是出口,他该怎么控制市场,等等。”

在孙九林的带头攻关下,历时近5年,我国首个突破多项关键技术的多品种、大面积估产实用系统建成。

孙九林研制实施的依托电话线路为传输线的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分布式信息系统,虽然被后来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所代替,但当时这是第一个实现分布式的信息系统。之后他还带队进行了国家农业信息系统和青藏数据库攻关等多项创新工作。

让科研数据流动起来

2002年年底,在孙九林的主持下,国家地球系统科学数据共享平台的前身——“地球系统科学数据共享服务网”开始建设。让科研数据共享、流动起来是孙九林的一大心愿。

在孙九林看来,现在数据共享工作在很多方面仍需改进。“现在国家搞大数据、物联网、智慧城市等等,这些一定要做实。比如数据资源整合,要拿到对管理有作用的核心数据,否则智慧城市难有实效。”孙九林不无忧虑地说。

2008年,科技部首次颁布《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资源环境领域项目数据汇交暂行办法》,启动“973计划”资源环境领域项目数据汇交工作,数据汇交到国家地球系统科学数据共享平台。但该办法只是针对资源环境领域,并未推广到其他领域。目前国家投资的多个重大专项,并没有与之配套的科研数据管理办法和数据开放共享的策略。

孙九林说:“我国投资几百亿元搞科研计划,这些科研项目大部分都要发表文章,大量的数据资源都被国外拿走了,说得更严重一点,国外不用花钱,就能了解我国的前沿科技,使用最新的数据资源。”

数据流失是孙九林关注的大问题,他提到,目前对科研工作的评价主要是看SCI文章或是在国际上发表的高端文章,但是支撑这些文章的大量基础数据资料都必须提交给国外刊物。他希望国家能出台相关政策,构建一个大型的数据库,管理由国家投资项目所产生的数据资源。所有向国外杂志投稿的文章,作者需将数据备份到国家指定的数据中心或平台。

(孙梦琳)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