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广田:格物穷理 筑梦育人

阅读量: 9,716
文章来源: 河南科技报

邹广田:格物穷理 筑梦育人

9,716
河南科技报

中国科学院院士邹广田。(资料图片)

邹广田(右)获第四届吉林大学(力旺)终身成就奖。(资料图片)

邹广田(中)与相关领域专家学者合影。(资料图片)

芶清泉(右)与邹广田合影。(资料图片)

邹广田,中国物理学会理事,中国物理学会高压物理专业委员会主任,河南大学材料学院学术委员会顾问主任,吉林省物理学会理事长。连续四次被聘为国际地球内部物质的物理性质委员会委员,1995年当选为国际高压科学与技术协会执委,1997年当选为该协会副主席。1990年被国家人事部授予中青年有突出贡献专家。现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物理学与天文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吉林省省管优秀专家。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邹广田长期从事高压物理研究,发现了100余个新的高压相和新的压力效应,揭示了一些相变的本质和规律。他是我国地幔物质高压的早期研究者之一,在高压物理研究领域中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结果。组织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可以进行高压原位研究的超高压实验室和超硬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发展了百万大气压下静水压的产生、标定和激光加热中的一些关键实验技术,取得了一系列的创新成果。发表论文近400篇,专著4部,获发明专利3项,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

1966年春,全国原子分子物理与物理力学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世界著名科学家、中国载人航天奠基人、中国科学院及中国工程院院士钱学森先生全程参加了会议。会上,一名28岁的年轻人,以“铜在400万大气压下电子结构和状态方程”为专题进行了演讲,他就是邹广田。

牢记前辈巨匠叮嘱 毕生坚定报国信念

会议休息的时候,邹广田带着完成的毕业论文来到钱学森身边,希望得到先生的帮助。

“钱先生您好,我是还没入伍的‘新兵’,请您多指教。”邹广田带着明显的紧张和忐忑。

钱学森一边认真翻看邹广田的论文,一边高兴地笑着说:“还没入伍就写这么厚一本,这入伍还了得!”他满怀期望地叮嘱身边的小伙子,国际上对高压领域的研究还很少,但是非常重要,坚持下去必有所获,必有所成!

邹广田牢牢地把钱先生的话记在了心里。先生的称赞和鼓励,坚定了他追随老一辈科学家科技报国的脚步和从事高压物理研究的信念,鞭策着他一生向着科学高峰不断攀登,为国家科技和教育事业躬身不辍。

赴美访学 心系母校 废寝忘食报家国

1972年,邹广田结束了两年的插队落户,从农村回到吉林大学,在导师芶清泉教授的带领下,开始进行高温高压下合成人造金刚石的研究和教学。他满怀激情,全身心地投入到科学研究中。

1980年,邹广田应邀赴美国卡耐基研究院地球物理实验室进行访问研究,逐步接触到高压科学的前沿,并开始走向国际高压研究的舞台。

在国外访学期间,邹广田珍惜宝贵的机会,争分夺秒、废寝忘食,取得了多项重要研究成果。可纵使具有优渥的科研和生活条件,但他仍心系祖国,将自己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1982年8月,邹广田谢绝了毛河光和彼得·贝尔两位国际著名科学家的挽留,毅然选择回到母校吉林大学工作。

呕心沥血 诲人不倦 俯首甘为孺子牛

祖国和发达国家在科学技术上的巨大差距,让邹广田科技报国的理想变得更加清晰和坚定。回国后,他将全部精力都用在实验室建设、学生培养和开拓研究方向上。

1990年,在他的主持下,吉林大学超硬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正式建立,并很快成为国际上最早实现百万大气压的实验室之一。当时,实验条件十分艰苦,所有工作几乎都是从零开始,邹广田为之倾注了自己全部的心血。

“邹老师归国的时候,克服重重困难带回来一台可以完成高压X光实验的压机。他为了检测工作情况,半个身子都钻到机器的防护罩里,用自己的手指去感受发出的高压射线,真的是将生命安危置之度外。”曾经参与当时实验室始创工作的崔啟良教授回忆起那时的情景,依然感动得红了眼眶。

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建立,使邹广田从事的高压物理研究不断取得喜人成果,团队科研能力和水平快速提高,在研究生培养上更是成绩显著。这和他在教书育人上的孜孜不倦、事必躬亲是分不开的。

“我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发表了几篇自己比较满意的文章,已经达到毕业条件了,可把毕业论文初稿交给老师审看的时候,老师还是觉得与优秀论文的差距很大。他放下正在进行的工作,把那么厚的一大本子论文放在桌上,领着我一句一句地改……”作为邹广田的博士生,吉林大学副校长马琰铭对老师的指导和教诲总是记忆犹新。

“邹老师将全部的身心都扑在国家迫切需求的高压物理领域研究和教书育人工作上。身边的年轻教师每天都能感受到他的奋斗精神和严谨态度,这就是最好的影响和教育。”吉林大学物理学院党委书记孟文卓表示。

矢志不渝 把“冷板凳”当作“登山梯”

那个时候,高压研究在国内外仍属于科学研究的“冷门”,很多工作都需要从零做起。每当遇到难关的时候,邹广田都会想起钱学森先生对他说的话。那语重心长的话语让他带领团队潜心研究,矢志不渝,甘坐冷板凳。

“邹老师曾经对我们说,作为科研人员,就是要稳稳地坐住冷板凳,不要着急。现在高压研究越来越得到关注,我们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冷的地方慢慢坐热。”吉林大学超硬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刘冰冰充满钦佩地说。

邹广田是国内超硬多功能薄膜材料和多功能高压相材料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他领导的团队成功研制出我国第一片CVD金刚石薄膜,我国第一片大尺寸CVD金刚石单晶,世界上第一片按设计图案选择性生长的金刚石薄膜,并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CVD金刚石膜用于半导体激光器的热沉。这些工作为我国CVD金刚石的研究和应用奠定了基础。

领军“高压物理” 八年潜心砥砺 大国重器终铸成

2013年3月,在邹广田的主持下,国家重大科研仪器设备研制专项“新一代大型超高压产生装置”项目正式立项,项目总经费8700万元。历经八年的不懈攻关和设计建造,2021年4月,项目正式通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组织的评审验收。

作为目前国际上最高吨位的单缸液压机,该项目成功研制的大腔体液压机将高压腔体体积的现有水平提高了2个数量级,可以开展以前所不能进行的高温高压研究工作,极大地推进了高压研究成果的转化应用。

不仅实现了我国大腔体超高压装置从无到有的突破,而且在物理、化学、材料、地学和能源等基础学科的高压科学研究中都将起到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将在提升我国静高压研究水平和国际地位,解决国家行业重大需要等方面贡献巨大力量。

他正在参与的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十二五”重点建设项目——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装置建设,将成为国际一流的高压研究平台。和获得的荣誉相比,更让邹广田感到高兴和欣慰的,始终是国家、是学校在某一领域又取得了新的突破和成就。

2001年,当邹广田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的喜讯传来时,面对国家对科技工作者给予的最高头衔,邹广田却十分平静。耄耋之年的邹广田辛勤工作在党的教育、科研事业第一线,想国家之所想,急国家之所急,应国家之所需,始终坚持追求卓越,在加快实现科技自立自强、建设科技强国的道路上拼搏、前进。

这是一名科学家的不懈追求,更是一名共产党员对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使命和担当。

(邹益华)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