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蕴:优秀也优雅

阅读量: 15,273
文章来源: 河南科技报

阎锡蕴:优秀也优雅

15,273
河南科技报

中国科学院院士阎锡蕴。(资料图片)

阎锡蕴,1957年2月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河南大学双聘院士,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生物物理学会秘书长。1993年获德国海德堡大学医学博士学位,201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阎锡蕴系统研究了具有重要临床应用前景的肿瘤新靶点,实现了成果转化。在国际上提出了纳米酶新概念,第一次从酶学角度揭示了无机纳米材料的酶促反应动力学、催化机制,并将其用于污水治理、肿瘤诊断和埃博拉等病毒的检测,部分发明专利已进入美国、欧洲国家和日本。这项工作不仅揭示了纳米材料新特性,还为模拟酶的基础和应用研究提供了新思想和新材料。原始论文2007年发表后被他引750余次,其结果被国际同行验证并形成了纳米酶研究与应用的新领域。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阎锡蕴(左)与贝时璋合影。(资料图片)

发现科研的无穷乐趣

16岁那年,阎锡蕴进入河南一家汽车配件厂,从事翻砂和铸造工作。虽然那是很多人难以承受的重体力活儿,但她吃苦耐劳、勤快好学,短短4年就升为三级工,多次获得“劳模”称号。

恢复高考后,阎锡蕴考入河南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中日友好医院工作,并被派到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实习,遇到了时任所长、生物物理学奠基人贝时璋院士,人生从此改变。

因为对物理理论不熟悉,阎锡蕴只好从消毒、准备器械这些与医学沾点边的事情干起。不久,实验室一位老师生病休假,但实验不能停,能不能让阎锡蕴接棒?起初阎锡蕴担心把实验做砸了,但在老师们的鼓励下,她战战兢兢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实验达到了预期目标,大家不禁为这个年轻人欢呼。

“第一次尝试,我发现做科研很有趣。”多年过去,阎锡蕴对那次实验依然记忆犹新。而这一年的实习,也让她体会到了科研的乐趣。于是,阎锡蕴就从基础理论开始学起,从最简单的实验做起。

转眼一年多的实习结束了,是留在所里做研究,还是回到医院当医生?阎锡蕴犯了难。

“你年龄还小,专业知识可以去补。况且医学对生物物理研究也有帮助。”经过几次长谈,贝时璋说服了她。事实证明,阎锡蕴日后在科研上的几次突破,都得益于医学与生物物理学的交叉优势。

做科研苦不苦?每当被问到这个问题,阎锡蕴总是如此回答:“科研有着无穷的乐趣。”在她看来,尽管实验中困难无处不在,但证实设想的喜悦是常人无法体会的。

1989~1997年,经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推荐,阎锡蕴先后赴德国海德堡大学和美国癌症中心攻读博士和从事博士后研究。

1997年,学成回国的她一直潜心研究。2002年,生物物理所的时任所长王志新将阎锡蕴调回。她的课题组随即加入生物大分子国家重点实验室。2011年,研究所成立了蛋白质多肽药物重点实验室和北京市生物大分子药物转化工程中心,她被任命为主任,创建起蛋白质药物的转化平台。如今,她的团队已经研制出多种新的候选药物,2018年,一项名为“纳米酶诊断”的新技术,包括试剂盒与配套的仪器,也获得了医疗器械证书。

大学时的阎锡蕴。(资料图片)

捧出一朵济世“花”

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仿生合成的24聚体铁蛋白纳米粒子像是一朵精致的小花儿。你很难想象,它的直径只有12纳米。

“这是个魔幻般的小分子。”中科院院士、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研究员阎锡蕴谈起它时,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与喜悦。

2013年,阎锡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将自己的梦想概括为一种试剂,一类新药。其中的新药,指的就是铁蛋白药物纳米载体。

铁蛋白药物载体的最大魔力就是直接靶向肿瘤,无须标记任何靶向分子。这是因为铁蛋白纳米粒子能与肿瘤细胞膜上的转铁蛋白受体结合,从而精确地富集在肿瘤组织周围。只有在肿瘤的酸性微环境中,载体才能释放所携带的药物。这种对肿瘤细胞的高度选择性是其他载体所缺乏的,也是其最大效率杀死肿瘤而免于误伤正常细胞的原因所在。

不仅如此,铁蛋白药物载体作为一种天然蛋白质,还具有很多无机纳米物质无法比拟的优势。一方面,它体内生物相容性好,不易引起机体的免疫排斥反应。另一方面,它通过自组装自动形成,颗粒均一,批次间重复性好,易于临床转化。另外,铁蛋白超常的稳定性,大幅降低了生产难度和成本。

种种精巧之至而又恰到好处的特性,让铁蛋白纳米载体像是一份天赐的礼物。但是阎锡蕴强调,她的发现和再创造,离不开课题组多年的研究积淀。

2014年,西非暴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受当地条件限制,那些需要特殊仪器、实验场所和专业人员的检测技术很难普及。而经济、方便的传统试纸条,却又往往灵敏度不够。
于是,阎锡蕴课题组同中国疾控中心高福院士等合作,将传统试纸条中的胶体金替换为磁纳米酶,将灵敏度提高了100倍。

磁纳米酶同时具备分离富集样品的磁性和使底物显色的催化活性。双重特性让纳米酶试纸条成了一种非常理想的“平台技术”。只要加上不同的探针,就能实现各种功能,应用于医疗、法医、海关、畜牧等领域。

2015年年底,阎锡蕴团队凭借这一技术获得Atlas国际奖,这也是中国科学家首次获得该奖。当时的颁奖词是:“让科研把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们不能辜负Atlas的颁奖词,要让这项科研成果为民服务,为世界做点贡献。”阎锡蕴说。

当初的梦想实现了。很多人读过这篇论文后,从世界各地来找阎锡蕴商谈合作。

科学研究没有差不多

在工作中,阎锡蕴的认真让学生们甚至有些“害怕”。平时开组会,从图表的展示方式到单位的大小写,阎锡蕴都严格按照发表文章的标准去要求。毕业论文学生修改十几遍是常事,多的有20多遍。

有一位博士生很努力,但是三四年间换了5个课题仍然一无所获。有人劝她降低一些标准,阎锡蕴却总是摇头:“博士的标准不能降低。”看似不近人情的她实则对这位学生倾尽心血,除了实验室内的指导,还经常陪他在奥森公园散步交流。遗憾的是,这位学生始终进入不了状态,最终没能拿到博士学位。“您看似吹毛求疵,实则这是您最深的爱。”在给阎锡蕴的生日贺卡上,学生们写道。

严师出高徒。中国科学院院长特别奖、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中国科学院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这些奖项标注着他们扎实的学术功底。同样难得的是,两位学生以第一作者身份,在《自然·纳米技术》上先后发表论文,入选当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

阎锡蕴在做实验。(资料图片)

要优秀 更要优雅

阎锡蕴说:“搞科学固然有枯燥、艰辛的一面,但不要忘记,科学研究也是快乐的旅程,是一项有趣的工作。”阎锡蕴希望破除外界对科学、科学家的“刻板印象”。像大多数科研人员一样,阎锡蕴非常忙,为此她练就了一套高效的时间管理法:走过家中各个房间时,双手不闲,顺便把家务做了。在灶台旁、办公室,用自己设计的便利健身操放松身心、锻炼身体……

“爱科学、爱生活、爱美丽”,这是阎锡蕴心中的“三热爱”,对此她说:“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条条框框,也从不觉得身为科学家就要放弃生活中的美好。”

阎锡蕴收获了很多荣誉:纳米酶研究入选年度“中国十大科学进展”、纳米酶的应用研究获Atlas国际奖……但她笑着说,“中科院五好家庭”纪念杯才是自己最珍惜的。她说:“我非常感谢我的丈夫和女儿,家庭是我最温暖的港湾。”

阎锡蕴说:“工作和生活从来不是矛盾的,女性可以很优秀,很有趣,同时也很优雅。而努力与坚持,就是通往优秀和优雅的唯一道路。”

(闫鑫红)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