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池再添新专利

阅读量: 6,879
文章来源: 本站

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池再添新专利

6,879
本站

日前,国家知识产权局又向“扫一扫”组合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颁发了专利号为:ZL201611154972.1,发明名称为:“一种基于条形码图像的通信装置及通信方法”的《发明专利证书》。

据了解,本次授权的“一种基于条形码图像的通信装置及通信方法”专利,是此前发明创造名称为:“采用条形码图像进行通信的方法、装置和移动终端”专利的升级专利。“采用条形码图像进行通信的方法、装置和移动终端”专利的专利号为201210113851.8,优先权日为2011年04月18日,申请日为2012年04月17日,授权公告日为2015年08月26日。

此次新颁发的“一种基于条形码图像的通信装置及通信方法”的《发明专利证书》载明:“国家知识产权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进行审查,决定授予专利权,颁发发明专利证书并在专利登记簿上予以登记。专利权自授权公告之日起生效。专利权期限为二十年,自申请日起算。该专利申请日为:2013年07月08日(也是优先权日),授权公告日为:2021年11月02日,授权公告号为:CN106713434B。

据发明人徐蔚介绍,本次授权的专利,不仅是“扫一扫”专利的升级版,同时也是“统一发码”生态体系的基础专利。

据了解,此次新颁发的“一种基于条形码图像的通信装置及通信方法”的专利技术,公开了一种移动终端与至少两个后台服务器之间进行通信的方法和装置,方法包括以下步骤:移动终端的用户注册为第一后台服务器的用户;通过移动终端解码拍摄到的条形码图像以获得编码信息;第一后台服务器解析编码信息,判断条形码图像是否根据预定的编码规则所生成,如果条形码图像是根据预定的编码规则所生成的,则继续执行下面的步骤,如果条形码图像不是根据预定的编码规则所生成的,则移动终端连接到对应于编码信息的网页后结束执行方法;根据编码信息,移动终端提取与编码信息对应的服务信息;第二后台服务器向移动终端提供服务。本发明的方法和装置包含多个后台服务器,由多个后台服务器协同工作为移动终端的用户提供服务。

今年10月11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了三份“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决定书宣布,对无效宣告请求人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苹果电子产品商贸(北京)有限公司、上海荣泰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就徐蔚发明的“采用条形码图像进行通讯的方法、装置和移动终端”(即超过十亿公众熟悉并习惯使用的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提出的“无效宣告请求”进行了审查,经国家知识产权局无效审理部复审,2021年09月28日决定维持该专利权有效。该决定书中,载明了授权公告时的33项权利要求。其中第一项权利要求是:“所述移动终端与所述后台服务器通过无线网络进行无线连接,所述方法包括以下步骤:所述移动终端的用户注册为所述后台服务器的用户,所述后台服务器存储所述用户的注册信息,其中,所述用户具有唯一的用户名;通过设置在所述移动终端中的照相机对所述条形码图像进行拍照;通过所述移动终端解码拍摄到的所述条形码图像以获得编码信息;解析所述编码信息,判断所述条形码图像是否根据预定的编码规则所生成,来判断条形码图像的编码规则是否与后台服务器的编码规则和移动终端的解码规则相匹配:如果所述条形码图像是根据所述预定的编码规则所生成的,表明条形码图像的编码规则与后台服务器的编码规则和移动终端的解码规则相匹配,则继续执行下面的步骤;如果所述条形码图像不是根据所述预定的编码规则所生成的,表明条形码图像的编码规则与后台服务器的编码规则和移动终端的解码规则不匹配,则所述移动终端连接到对应于所述编码信息的网页后结束执行所述方法;根据所述编码信息,所述移动终端提取与所述编码信息对应的服务信息;所述移动终端向所述后台服务器发送服务提供请求消息,所述服务提供请求消息至少包括能唯一识别所述移动终端的信息;所述后台服务器根据所述服务提供请求消息的内容向所述移动终端提供服务。”

这就是发明人徐蔚介绍的,本次授权的专利不仅是“扫一扫”专利的升级版,同时也是“统一发码”生态体系的基础专利。因为这个升级版的“扫一扫”专利,可以链接到所有的小程序(即第三方提供服务的平台)。

这一新增专利,不仅仅是为扫一扫专利族再添了一个新专利。而是为扫一扫发明人维护扫一扫专利权提供了更为明确的维权范围。有了这个专利权,不仅可以追究侵害“扫一扫”专利的侵权方的单独侵权责任,还可以追究与侵权方签署小程序合作协议,提供第三方服务的平台。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在审理的支付宝侵害扫一扫专利权的侵权案。今年9月7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发码行诉支付宝侵犯专利权纠纷一案。案件涉及公众非常熟悉的支付宝APP扫码支付业务。庭审中,发码行明确的诉讼请求为:要求支付宝公司在其支付宝APP中停止使用“扫一扫”的专利方法,并提供证据要求支付宝公司停止支付宝APP中扫码调起哈罗单车小程序过程中使用“扫一扫”的专利方法。该案庭审当天法庭没有做出一审判决,将择日再次开庭审理。

此外,这个新增的扫一扫组合专利族中的升级版专利,还为凡是为侵权扫一扫专利的侵权方提供第三方服务的平台,都构成了共同侵权。如共享充电宝的场地放置方也构成侵权。去年,最高人民法院对上海荣泰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7月24日作出的民事裁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裁定,将本案移送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一案审理后最终裁定:原审法院基于被诉侵权行为实施地位于江苏省南京市而对本案取得管辖权。荣泰公司、稍息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不予支持。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这一终审裁定就表明了,无论在哪个地方提供贴码扫码服务获取利益,场地方就涉嫌侵权,将成为侵权的共同被告,发码行都可以依法在贴码扫码行为地依法维权。

据悉,该专利已经授权许可给“四川物格网络游戏有限公司”,从而赋予了四川物格网络游戏有限公司,依法在贴码扫码行为地维权的权利。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