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元宇宙,还是走进码世界?

阅读量: 9,771
文章来源: 网络

远离元宇宙,还是走进码世界?

9,771
网络

近期,在元宇宙火爆市场之际,舆论中出现了多种声音。有描述元宇宙技术和内容以及应用的声音;有批判和警示元宇宙概念将可能带来风险的声音;也有推介与元宇宙对标的另一新概念“码世界”的声音。

描述元宇宙技术和生态的发声

在众多对元宇宙做技术和生态分析描述的声音中,“商汤智能产业研究院战略生态研究主任”杨燕在《经济观察报》发表的署名文章《元宇宙内容生态“拼图”》,是把元宇宙的技术和生态做了比较清楚描述的代表性声音。

《元宇宙内容生态“拼图”》一文指出,智能计算、网络连接、数据存储、区块链以及AI规模化供给能力组成的底层基础设施,构成了元宇宙生态的底座,基于底座搭建的元宇宙内容生态分内容创设生态和内容应用生态,它们是元宇宙生态系统中价值创造和实现的主体。在元宇宙生态系统中,关联深度信息的三维模型是内容创设和应用的基础。其核心在于多源异构数据的融合和处理(包括静态数据融合和动态数据实时加载),并以更直观的三维立体形式将关键信息展现在人们面前。静态数据主要包括GIS数据、BIM/CAD建筑模型数据、城市街景数据、倾斜摄影数据等时空数据,以及面向不同行业领域的专题数据,譬如电力行业的设备设施型号、医疗行业的器材规格等。这些异构数据经过处理和融合,并与现实映射的三维模型对象进行紧密关联,从而形成携带丰富知识图谱的静态模型资源库,构成元宇宙世界的“骨架”。在此基础之上,对包括物联网感知数据、业务流程数据、市场信息等动态数据进行快速加载、融合和实时呈现,即可实现对现实世界在时空上的动态连续映射。

这段描述中出现了两个关键的话题,即“生态底座的构成”和“实现对现实世界在时空上的动态连续映射”。

舆论中出现的“码世界”对标元宇宙的声音中,最核心的对标,就是码世界与元宇宙的生态底座构成和如何实现对现实世界的映射这两个关键话题。从中揭示出了是远离元宇宙,还是走进码世界的答案。

警示远离元宇宙的发声

批判和警示元宇宙概念可能带来风险的声音,有来自新华网的《巨头纷纷入局!“元宇宙”究竟是什么?》、人民网的《引爆科技圈的“元宇宙”是什么?》、央视网的《一文读(不)懂元宇宙!》、市界的《元宇宙,真能重启世界?》、国际金融报的《风口还是炒作?猛涨引发关注函,“元宇宙”概念回吐逾7%》、北京商报的《元宇宙?当下只是圈钱宇宙》等。

具有代表性的声音,是来自于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专委会委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工智能伦理特设专家组专家,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中英人工智能伦理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首席专家曾毅,在由清华大学主办,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支持的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承办的“2021人工智能合作与治理国际论坛”上,围绕“元宇宙未来治理前瞻”的主题阐述的如下观点:

元宇宙相关的若干概念目前在科学上十分不清晰并有误导性。

元宇宙应当与现实世界高度关联,不能完全脱离现实世界。一旦失去了这种关联,就失去了根基。

在“元宇宙”相关基本概念、愿景和应用看似有重大风险时,不应当将青少年推向这个未知的空间。

面向人类的“数字孪生”概念不具备科学合理性,“孪生一方面强调相似性,另一方面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无法对应到同一个实体。以数字孪生的愿景建构虚拟智能体模糊和混淆了人与人工智能的界限,目前的人工智能只是一个看似智能的信息处理的工具,技术的发展远无法支持‘数字孪生’。

在通用人工智能还未到来之时,互联网、人工智能所存在的所有风险就足以使人类社会受到巨大冲击,‘元宇宙’基于现代网络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其风险将会在此基础上叠加。完全脱离真实世界重塑的新概念会将人类带向真正的生存风险。

这些观点与刘鹤在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中警示的,当重大的技术革命发生之后,不仅需要认识它的进步作用,抓住它带来的机遇,同时也要充分意识到,伴随着重大技术变革,有可能会出现的危机风险,要充分估计变革带来的震动性影响和挑战。

这些批判和警示的声音都比较集中地突出了一个主旨:要善用虚拟/增强现实,远离“元宇宙”。

“码世界”对标元宇宙的发声

码世界对标元宇宙的声音,来自新华网、人民网、经济参考报、中国新通信、中国贸易网、中国融媒产业网、互联网快报、江南时报等众多媒介转载的《“元宇宙”迭代互联网,“码世界”颠覆互联网》《“码世界”数字地球对标“元宇宙”虚拟世界》《元宇宙与码世界,谁是数字社会的最高形态》《“元宇宙”资本扎堆爆炒地皮,“码世界”普惠大众共同富裕》《数字时代万物皆可“码世界”》等评述文章。

这些文章的作者认为,“人类生存发展的一切物质需求,不在虚拟世界,而是在真实的物理世界。”这些文章从构建元宇宙和码世界的思想、理论、模型、技术底层,到对人类现实社会、经济的赋能、再到在实践中的场景应用的对标中,对标出了“元宇宙是通过数字化形态承载的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人类行为几乎无关。并阐述了“究其本质,“元宇宙”只是一个将所有人相互关联起来的3D虚拟世界,是迭代的互联网。人们在元宇宙拥有自己的数字身份,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尽情互动,并创造任何他们想要的数字孪生的东西,如虚拟的地产。而这只不过是利用物理模型、传感器更新、运行历史等数据,集成多学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一个仿真过程,在虚拟空间中完成映射,从而反映相对应的实体的全生命周期过程。即针对物理实体在虚拟世界中1:1重建一个“数字孪生体”。元宇宙的使用,一般依赖“虚拟现实AR/VR”的头显设备接入,通过建立一个新的“平行世界”的平台,利用3D技术虚拟化活动场景,创造个性化沉浸式内容提供体积视频软件解决方案,将高端沉浸式内容带给消费者。因此有很强的游戏基因与属性,但却很难具备与真实世界相关联的NFT资产属性,更与真实世界的人类行为几乎无关。最终不过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而不可能是“人类数字化生存的最高形态”。

虚拟的元宇宙把人变成虚拟的影像,以后就是仿真,会导致每个人的身份特征被数字化在网上泄露的危害进一步放大,结果是现在信用体系的坍塌。在元宇宙之下,通过技术算法手段来实现,所导致的结果就是整个社会结构改变了,大量的中产要变成底层,大量的人是被算法控制的。通过网络的透明,利用网络平台对普通人的信息不对称,不仅仅是大数据杀熟的问题,算法可以把全社会的劳动者,智能的压低工资到你能够维持生存的边缘,你想要有啥发展的机会,是算法决定的,算法主导信息流,决定每个人有多少发展机遇。在元宇宙的世界,会产生新的社会、经济、政治模式,剥削的成本更低,会产生新阶级、新垄断再一次瓜分财富。

人类生活的唯一家园是地球,真实的地球具有真实的物理位置坐标。在虚拟的IP互联网世界里的“数字孪生体”,与生活在真实的地球上的人类行为,不可能实现相互对应、一一映射的关系。因此,基于IP这个虚拟的互联网世界无论是以“元宇宙”或其它什么形态出现,都不可能为人类谋福祉。而码世界,是码链模型为人类社会在信息传递这个尺度上,建立了一个包含5W元素,即时间、地点、人物+前因后果的“码”的世界,基于以“码”为单位的信息维度,建立的一个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一一对应的多个平行世界,这个平行世界有多个乃至无限多个平行世界的维度;可以以自由意识进入,完全不同于基于IP的虚拟世界的网络空间,在码世界中,人的行为表现为数字化的行为方式,被称为数字人。码链把现实物理世界中的人和万事万物用“码”作为标识的“数字人”迁徙到数字世界。在第一代互联网、第二代社交网络后成为一个升级版的数字人物联网系统模型。通过码链可以透过三维世界看到四维世界的投影,在此基础上展开信息化重构新世界。

码世界用“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的东方哲学思想和中国原创发明的全球扫一扫、统一发码组合专利技术技术为底层支撑。在码世界中是人与人、人与物的链接(人是小宇宙,外部世界是大宇宙,在码世界中应用码链的技术实现小宇宙与大宇宙的相互交互,相互链接。人与万物直接相连从而完整融合线上、线下,可以记录人类行为的每一次交互,从而使得信息交互的效率更高效、安全、可靠,同时又能有效保护隐私。码世界中的每个码(每一次交互)可包含其发行人(数字人)和服务列表,每次扫码接入,代表一次链接(交互),将发行人所提供的服务和扫码的“数字人”连接起来,通过“数字人”之间相互交换数据来使得扫码的“数字人”获得他所需要的服务。所有“数字人”能获取的服务,以及获取服务的“数字人”这两个维度构成一个“人一一服务”的“智慧码链”链接矩阵。

这些文章的作者还指出,以人类目前已知的宇宙来说,碳基文明代表了人类文明或地球文明。在碳基文明生态中,人类是宇宙的绝对主角,而与碳基文明对标的是硅基(芯片)以机器智能+人机智能为基础,不断迭代创造的程序世界,即虚拟世界形成的硅基文明。在元宇宙虚拟的世界中,地球上的一个个体计算机将机器人,机器智能、带着头盔的人连接成一个虚拟空间的网络,这个网络的处理中心,把地球变成了一个由智能机器控制的虚拟世界的地球,并将硅基文明扩展到整个宇宙。现实中的肉身人戴上计算机+能源+芯片的一个基于机器的硅基人工脑的智能头盔进入这个虚拟世界,在虚拟世界中人为地用机器来取代大自然孕育出来的自然人,被智能机器控制行为的肉身人转换成的“硅基生命”成为宇宙的主角,元宇宙让人以一段代码活跃在元宇宙的世界里,沉浸在虚拟的世界里逐渐摆脱真实世界,甚至摆脱肉身,进入机器设计的虚拟世界,一块内存,一个处理器就是它们的宇宙。将使得人类社会逐渐走向灭亡。这触及了人与自然之关系的底线。为此,霍金和比尔·盖茨等就曾多次提醒人们,并建议限制人工智能的发展,以避免人工智能成为人类的掘墓人。

这些文章的作者认为,支撑“元宇宙”的,就是以机器为本的硅基文明,硅基文明的特征,是算法驱动,算力为王,谁控制了算法,谁就控制了整个机器。全世界所有联网的所有用电子驱动的都是同一个机器人在控制。由一个机器人控制的虚拟世界,

基于算力控制的区块链和所谓的加密货币的本质就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因为所有的加密货币都是机器世界的产物,人们相互之间并没有形成建立信任关系,而信任的一方其实是“机器”,而非人类。这是西方世界所主导以IP为链接的互联网所谓算法控制世界的一个骗局。这个骗局就是为了实现资本主义发展的机器人取代人类的最高阶段。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不是金融帝国主义,而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即从唯利是图角度来看,如果剥削人类比不上剥削机器,那么资本家集团就有足够的动力来发展机器人、人工智能,来获取最大的剩余价值。导致世界被“少数集团”或者“机器集团”所控制,并形成垄断,奴役“人民”,最终带来一场“机器的世界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的悲剧。因此,这些文章的作者认为,信息化社会的文明之争不单纯是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之争,更是谁能带领地球延续传承“碳基文明”,与西方大力发展的机器取代人类路径的“硅基文明”之争。区块链和所谓的加密货币的本质就是机器人帝国主义。是依赖于“机器控制,算法为王”,就是不信任人类社会,而去信任机器的世界,即机器人帝国主义。因为所有的加密货币都是机器世界的产物,这也是西方世界所主导以IP为链接的互联网所谓算法控制世界的一个骗局,而这个骗局就是为了实现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一机器人取代人类。元宇宙的高调出场,已经不加遮掩,赤裸裸暴露在全人类面前了。

元宇宙来自于互联网,接入的技术是鼠标点一点,鼠标点一点接入互联网网站,网站公司的交易场所是纳斯达克,交易的是股份,是一种金融手段,是一种虚拟,是可以泡沫的。对标互联网的接入协议,人的因素被淡化了。而码链的交易所是真实的物格,与物格对应的是地球上真实的土地和人类行为创造的价值的“地点”,交换的是价值。

码世界的底层是数字人的行为即5W属性的码,比拼的属性是“分享传播”的人品指数,即传播力指数,是人类的数字化劳动(关注阅读、分享传播),其计量单位是“被阅读的次数,同一个人不重复计算,以避免作弊”,是在为人类社会本身创造价值。而元宇宙的底层基础是基于IP地址的交换协议,其流行流通的是基于IP地址挖矿而得的使用加密的数字技术。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比拼的是算法算力,消耗的是电力;因此元宇宙的世界是以“比特币”为代表来作计量依据,而码世界是以“元码”来做计量单位。

元码,来源于“码”,即数字人的行为码,而又超越“码”,故名“元码”。2015年5月扫一扫全球专利发明人,码链理论创始人,在上海黄浦江畔创立了第一家“元码咖啡”,就是试图在推广传播上述理论。

互联网以ip地址为底层,根服器来分配ip地址,它是构建在人类现实社会外的一个虚拟的世界,正是因为是虚拟的世界,所以导致互联网的生态,对人类的社会实际上将造成极大的破坏。

互联网的元宇宙,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将现实世界的行为与虚拟世界进行相互的映射,这就导致了人类社会被割裂。被割裂的后果就导致了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存在不同的经济活动和不同的经济体制,它们相互之间不能进行互联,就容易造成人类决策的误判。

元宇宙、互联网是以硅谷精英为主体的。如果把硅谷精英带过来然后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再到三四五线城市,将导致实资本的收割。十亿老百姓本质上享受不到互联网、元宇宙的红利。

元宇宙来自于互联网,接入的技术是鼠标点一点,鼠标点一点接入互联网网站,网站公司的交易场所是纳斯达克,交易的是股份,是一种金融手段,是一种虚拟,是可以泡沫的。对标互联网的接入协议,人的因素被淡化了。

在元宇宙,人类作为肉身,劳动创造价值的权利被剥夺了,已经没有办法参与整个社会的价值创造了。进入元宇宙,牺牲24小时工作,只要加点电,就可以实现无数的理想,作为每天要吃三顿饭,还要喝水,还要休息的人类,不去劳动,不去创造价值,人类就将走向消亡。在元宇宙的虚拟世界里,您不需要劳动,你只要戴上一个头盔就行了,理论上来讲,你就是无用阶层,你就被淘汰掉了。

对标元宇宙,码世界具备了把所有人类社会的经济体系进行统一管理的能力。以码链模型中的物格价值链为例,“物格”是北斗卫星定位将地球规划成的10×10平米的网格,成为物联网的格子,是真实的地球的数字化呈现,每一个格子在码世界中都可以得到映射。而物格价值链则通过唯一的经纬度坐标以及时间和不同的商品DNA生成在数字地球中唯一的码。这个二码就是接入这个数字世界的物格“元码”,可以记录商品通过码链所接入的所有行为。把这个“源头”的码定义为价值的一部分,它就产生收益,人们就可以让所有扫一扫用户都有机会在数字地球的构建中,对整个体系的财富进行重新再分配。码链模型的本质实际上就是将人类以及商品的DNA叠加到该体系当中,而不是通过IP作为底层来构建。所以通过码链模型就重新构建岀了一个全新的数字生态模型。

码世界与真实世界的人类行为相互映射。人类生存发展的一切物质需求,不在虚拟世界,而是在真实的物理世界。

在现实世界中,人在三维世界中相互遇见,相互作用,产生大量的相互作用。在“码世界”里,标定了三维的地点和时间的“码”,可以固定在某个坐标上,进入“物格”。最新发布的“物格数字地球”里呈现出来的物格,是依托北斗卫星遥感数据,把地球表面划分成10米x10米的一个个网格;每个物格(网格)都具有唯一的“北斗经度纬度”,该物格可以在扫码链接时候被一一对应,根据行为的级别匹配不同的权重。因此,“物格”是在“码世界”中的一个三维空间的量子化容器,数字人的数字化行为都将落在标定地点,形成的“码”可以被记录、也可进入物格容器。

码的底层不是IP,而是PIT即(位置,身份,时间),而PIT恰好就是5W的核心要素(其它两个W是前因why后果what),而这个PIT是已经通过“码链”与北斗底层数据打通的。只要建立“码”与“PIT”的转换机制,就类似“域名”与“IP”那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基于“码”的标识的数字人物联网体系。由于物格具备经度纬度作为标识,可以把物格当作IP地址/域名的替代升级,在“物格数字地球”呈现。

人是人类社会的核心,在网络世界,所有的接入、连接、传播都应以人为中心,即以人为本,而非以机器为本,以算法为王。码链把人从电脑、屏幕前解放出来,通过扫一扫或具有扫一扫技术的可穿戴电子设备“御空眼镜”“看一看”,量子码链“想一想”生成“物格元码”,在数字地球里予以记录,这是真实世界的行为数字化,而非虚拟化。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与数字地球、数字世界实现随时随地链接,构建出一个全新的“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的数字化世界。

鼠标点击不同的物格,就可以接入不同的服务,而提供服务者就相当于网站的服务提供者,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全新的数字人物联网的生态体系。由于物格锁定的是“基于扫一扫与北斗卫星数据的融合产物”,具有“全球唯一性、行为可识别、场所可定位、交互可溯源”的特征,为此它天然具备了与真实世界相关联的NFT数字资产属性。在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体系中,就可以通过“御空眼镜”(码世界的矿机),来“看一看”商品,生成“元码”,作为通证,贯穿于整个“码链数字体系,物格数字地球”。正在设计规划的全球第一个落地“码世界易家中心”,即将呈现上述场景。如,某款入驻“名电码”(产业码)的家电产品,被御空眼镜在“易家中心”被“看一看”之后,这款“元码”,就如挖矿那样被挖掘出来,记录在分布式的码链区块账本里;该“御空眼镜”主人被记录为“挖矿者”;该“元码”可以如“买商铺”那样购买,也可像“买通证”那样购买。因为该“元码”同时绑定对应的权益包括“线下易家中心”的专柜(专柜A可以零售,也可批发,通过扫码交易的提成就落在“元码”里,来冲抵商场租金),“线上凌空商城”的专柜(专柜B也可以零售,也可批发,通过“价值链”将接入交易的提成落在“元码”里,来冲抵上次的入驻租金),更可以通过“码上拍”进行二手市场交易,增加流动溢价。同时还会叠加包括“扫码专利维权”的收益等多项权益。

这些文章的作者还指出,在码世界中,“万物”皆可通过“元码”,打通通向“码世界”的通道,构建出“物格数字地球”。码世界生态中的物格,进一步拓展延伸就是物格数字土地。用来记录人在每一个格子里的行为和在数字世界里对数字社会创造了什么价值,做了什么贡献的数据。呈现出整个社会的价值是全社会的人在共同劳动中创造的,不是金融在创造,金融只是服务,数字人在数字地球的数字土地的一个个“物格”上劳动,创造价值,这个数字地球的模型由全社会全人类共建。

二十年前资本进入房地产利用土地稀缺引爆开发、炒房炒地暴富,十年前资本进入互联网利用大数据形成垄断攫取全社会财富。而今,资本扎堆“元宇宙”虚拟世界,抢购虚拟土地,欲利用在硅基技术加持下的“元宇宙”虚拟世界呈现所谓的美好场景,爆炒虚拟土地。鼓噪“未来只有元宇宙这一条路”的舆论,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套路,以贩卖现实世界中人们对未来的焦虑借机敛财。

而基于码世界的码链体系目前在我国的300个城市3000个区县,已有上百万银发群体的大爷大妈正在通过免费领“名电码”参加贴码的数字化劳动,构建“码链一体四商”体系,目前线下贴码已遍布全国各地,贴码最多的三、四、五线城市,占整个贴码数量的85%以上。1100多款名特优电器产品上架名电码商城,打破了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垄断,盘活了实体,带动了就业和共同致富。千军万马的线下贴码,线上传播,创造出了一种参与流量分配的数字劳动成果。彻底打破了互联网流量为王的中心化接入方式。为人类在信息化社会开辟出了一条全民共富的道路。充分显示了发码行基于扫一扫发明专利技术,通过“点、线、面、体、系”构建的码世界和“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体系”这一利益共同体的市场魅力;显示了主动线下贴码,引流扫码购物,将收益落在“物格”这一物格新经济模式振兴实体经济的效应。

综上发声,为我们在百年未遇的大变局路口,是远离元宇宙,还是走进码世界,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分享到

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