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迟到6年的锦旗

阅读量: 8,648
文章来源: 本站

一面迟到6年的锦旗

8,648
本站

12月29日上午10点钟,登封市人民医院内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只见一位身体矍铄的老人满怀感激之情的将一面写有“针到病除祛顽疾,中华神刀创奇迹”的锦旗递到登封市人民医院颈肩腰腿痛康复科的张洪杰主任手中。

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今年78岁高龄的退休干部李长法,在2015年除夕夜患病,先后辗转省会几家医院治疗,最后竞在登封市人民医院康复出院,为什么时隔6年后才送锦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那是2015年的除夕夜,登封市退休干部李长法和家人一道,边吃年夜饭,边坐在电视机前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看着看着,李长法老人忽然觉得右胯部隐隐作痛。开始他未在意,也未吭声,后来痛的有点坐不住了,就去了卧室躺下用手按捏来缓解疼痛。谁知刚躺下不一会,只觉得剧痛难忍,痛的失声呼喊,从床上翻落床底下……全家人闻声冲进卧室,迅速把老人就近送到市里的一家专科医院。

打针输液、检查治疗,各种治疗方法都用上了。转眼已是正月初四,通过几天的治疗非但没有使症状缓解,反而越来越重。当痛疼发作起来的时候,药物不行,三四个孩子和家人一起抓胳膊按腿也难以安抚,痛的病人大汗淋漓,浑身衣服湿透。医生们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例,忙碌几天,既没确诊,也查不出病因,眼看患者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仍是束手无策。于是院方建议转省城一家权威医院治疗。

在办理转院手续时,医生悄悄告诉家人怀疑是癌症,叮嘱家人要严格保密。到了省里这家大医院,儿女们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到接诊的那几位专家身上,渴望奇迹出现。面对那突袭而至的疼痛,躺在病床上的李长法只能一个姿势蜷曲着,一米八高的身躯,架着双拐在床沿上靠不了一分钟,便疼的浑身冒汗,两眼发黑,还没等孩子们换过手来,便象半截石碑那样栽到床上……

然而渴望成了泡影。几天下来,检查项目做了一百多项,光检查、化验费花了3万多元,最后确诊仍是癌症。随之而来的抗癌治疗,让李长法不寒而栗。但仅是那每天仅仅十几分钟的“深度热疗”仪,就让他在治疗舱里趟不上两分钟,那高达120度的灸烤痛的他如万把钢刀穿刺让他生不如死,连跳楼的心都有了。回到病房,这种深度热疗给李长法造成了难以治愈的伤痛,他开始对自己的治疗产生怀疑,并对这种治疗绝望了:“不治了,回家! ”  就这样,十二天后,那家医院勉强放行,李长法返回老家后,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住进了登封市人民医院。

从医学专业的角度看待李长法这一特殊病例,在登封市人民医院在接收的问题上曾有过激烈的争论。一种观点是不接:现在的医闹还少吗?明知道是癌症,省级医院都撒手了,咱们为什么没事找事,引火烧身?另一种观点是:不能一听说是癌症,病人没被吓倒,医生却吓趴下了?!只要有1/%的希望,我们就要做100%的努力!接!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李长法被安排进骨一科病房。骨一科的医生们经过全面分析,反复推敲,决定回到原点,重新制定治疗方案,边治疗,边观察,很快患者症状出现缓解的迹象。于是他们立即执行第二套方案,请颈肩腰腿痛康复科主任张洪杰大夫会诊,并将患者转科进行系统治疗。

其实,张洪杰大夫一开始就十分关注这位特殊的患者,每当夜深人静时,他就一个人在电脑前不止一次地分析研究李长法的病情,查阅各项化验检查及相关影像资料,分析查找真实的病因。他不顾一些好心人的劝阻和其他人的冷嘲热讽,毅然决定收治这位让人既头痛又无耐的疑难病人,并立即带领他的团队,反复进行疑难病历讨论后,拟定依靠中医针刀松解治疗技术为主,对李长法腰骶部及右髋关节周围软组织进行针刀微创松解治疗,同时以药物和多项康复理疗手段为辅的综合治疗方案。果然第一次针刀松解手术时,李长法是躺在病床上被推进手术室的;第二次手术时就能坐着轮椅进去;等第三次手术时,李长法已能拄着双拐进去,出来时己丢掉双拐,不用搀扶,一个人走出手术室。更可喜的是右胯骨那不可言状的剧痛也明显地次数减少,疼痛度减轻,直至消失。每次手术,张洪杰大夫一边耐心入微地帮患者寻找疼痛点,定位,做手术,一边给患者作心理的疏导安抚病人,帮患者调整心态,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和勇气,进而激发患者强大的自我修复重建的潜能促进自愈。

功夫不负有心人,从4月2日转至颈肩腰腿痛康复科至4月22日的20天时间里,经过张洪杰主任及其团队的精心治疗和康复训练,李长法的疼痛奇迹般地彻底消失,功能完全恢复,李长法重新站立了起来,回归了社会和家庭,并过上幸福安康的新生活。如今,李长法老人那条曾给他带来无限伤痛的右腿,竞能一下子翘上1.5米高的爬梯,一口气侧身向下压腿700余次,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啧啧称奇。回想起当年求医经历,真可谓惊心动魄,刻骨铭心,他慨言道:时隔六年仍健在,是张洪杰主任及其团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智慧的针刀特色治疗技术让我绝处逢生啊!于是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江河

分享到

菜单